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我国小城镇可持续转型发展研究综述与展望

分类:本刊推荐 发布时间:2018-07-20 16:29 访问量:213

分享到:
ü 引用本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引用格式李国平,李迅,冯长春,等.我国小城镇可持续转型发展研究综述与展望[J].重庆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2018(6):32-49.

Citation formatLI Guoping,LI Xun,FENG Changchun, et al.Research progress and prospect of the theory of sustainable transformation of small towns in China[J].Journal of Chongqi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Social Science),2018(6):32-4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李国平,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城镇与区域管理、区域经济、经济地理、公共政策分析研究。其余作者为共同第二作者。


我国小城镇可持续转型发展研究综述与展望

李国平1a,李 迅2,冯长春1b,王耀麟3,陆 军1a, 赵鹏军1b,陈 鹏2,桂 萍2,凌云飞2

(1.北京大学 a.政府管理学院; b.城市与环境学院, 北京 100871;2.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北京 100044; 3. 墨尔本大学, 墨尔本 3095)

摘要小城镇、大战略,既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内涵与发展方向,也是国家层面推动城镇化发展的重要路径和选择。作为连接城市与农村的纽带和桥梁,小城镇的可持续发展是落实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路径和重要保障。从我国小城镇的概念及演化机制、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生态建设、空间发展演化、转型发展的治理模式与管理策略等六个方面对相关研究进行述评,并从理论研究、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生态建设、空间发展以及治理模式与政策研究等方面对未来的研究动态与趋势分析进行研判,以期推进小城镇充分发展的大战略。

关键词小城镇;演化机制;空间发展演化;转型发展



Research progress and prospect of the theory of sustainable 

 

transformationof small towns in China

LI Guoping1a, LI Xun2, FENG Changchun1b, WANG Yaolin3, LU Jun1a, ZHAO Pengjun1b, CHEN Peng2, GUI Ping2, LING Yunfei2

(1.a.School of Government; b.College of Urban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 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 100871, China;2.China Academy of Urban Planning and Design, Beijing 100044, China;3.University of Melbourne, Melbourne 3095,Australia)

Abstract: Small towns and big strategy are both the important connotation and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new-type urbanization, but also the important path and choice to promote urbanization development at the national level. As the link and bridge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areas,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small towns is the key path and important guarantee for implementing the strategy of new urbaniz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This paper makes a literature review on the related research from six aspects of the concept and evolution mechanism of small towns in our country, economic development, social development, ecological construction, evolution of space development, and governance mode and management strategy of the transformation development, and also conducts a study and judge on the research trends and trend analyses in future from the aspects of theoretical research,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social development, ecological construction, spatial development and governance mode and policy research for the future and to study the dynamic and trend analysis.

Key words: townlet; evolutionary mechanism; evolution of spatial development; transformation development


随着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小城镇的作用和重要性日渐凸显,已成为吸纳跨区域流动人口和资本的重要载体,成为解决“3个1亿人”城镇化问题的主要空间单元,也是连接城市与农村的纽带和桥梁。大城市空间规模的迅速扩张是中国传统城镇化的显著特点,然而单纯片面地追求城市规模扩大、空间扩张的城镇化发展不再适应新时期的发展要求[1],典型的城市偏向导致城镇体系布局失调、城镇规模两极分化并引发诸多问题。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推动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新型城镇化作为中国经济发展到新阶段后人口向城镇集聚的主要方式,倡导构建合理完善的城镇体系,不仅要求大城市的优化推进,更要求关注中小城镇的积极发展。发展小城镇不仅可以缓解“大城市病”、缩小城乡差距、解决不完全城镇化等问题,而且有助于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实现国民经济与社会的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本文对现有小城镇发展相关研究进行梳理、评述,并对未来的发展趋势进行分析,以期推进小城镇充分发展的大战略。


一、我国小城镇概念及演化机制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概念界定研究

我国小城镇的概念出现在1970年代末的农村社会经济变化之中,费孝通先生从小城镇与农村的地域、人口、经济以及环境之间联系的视角,认为其本质上是“新型的正在从乡村性社区变成许多产业并存的向着现代化城市转变中的过渡性社区”[2]。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促进小城镇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小城镇”是:“国家批准的建制镇,包括县(市)政府驻地镇和其他建制镇。”吴康等认为小城镇是指具有一定规模、主要从事非农业生产活动人口所居住的社区,包括国家已批准的建制镇和尚未设镇建制的相对发达的农村集镇[3]。吴闫将小城镇界定为作为社会实体的社区、空间聚落的实体、经济集聚的中心和行政单元的建制镇[4]。世界银行将中国的Town作为不同于City与Countryside类型的人口聚集地,认为中国城镇是介于非农人口集聚的城市与农业人口集聚的乡村之间的一种聚集形态,是农牧业地区的区域中心。


(二)小城镇类型划分研究

由于资源禀赋、区位条件、产业基础和政策环境不同,小城镇经济地域类型和发展模式也不尽相同,学界对小城镇开展了大量的类型划分研究,重点探讨发展类型和发展模式。具体包括:① 按主导产业内容分类,是小城镇类型划分应用最普遍的分类方式。刘晓鹰等将国内外小城镇发展模式概括为中心城市辐射型、农副产品牵引型、工业推动型、市场推动型、资源开发型、旅游开发型、交通枢纽型等[5]。韩非等将京郊小城镇划分为都市农业驱动型、制造业主导型、服务业主导型、均衡发展型[6]。② 基于区位条件和城镇的空间组织关系分类。按照与中心城区距离和功能,一般将其划分为近郊城市功能拓展型、中郊城市新区型和远郊生态涵养保护型[7-8]。张鹏等构建了城市扩展的“变农模式”、城乡互融的“合农模式”、以城带乡的“拉农模式”、村企共建的“新农模式”和城村互联的“带农模式”[9]。根据小城镇的地域和空间组织关系,汪珠将浙江省小城镇分为中心城市带动型、自组织发展型、偏远地区引导发展型[10]。③基于案例研究的我国小城镇发展类型分类。如费孝通总结了不同发展路径的小城镇发展模式,苏南模式以临近大中城市的优越区位、集体经济组织兴办乡镇企业为特征;温州模式以家庭、联户企业等私营经济为特征;珠三角借助与香港邻近的地理优势发展外向型经济[11]。学者们后续开展了浙江、苏南、珠三角、山东、吉林、西部贫困地区等不同区域的小城镇发展类型研究。


(三)小城镇演化发展理论研究

目前国内关于小城镇的理论研究仍处于探索阶段,主要涉及三大方面:① 小城镇演化发展的基础理论。马黎明研究了英国小城镇对我国小城镇城镇化的启示,通过多样化产业转型来形成产业支撑,推进社区治理转型形成小城镇城镇化的社会基础保障[12]。姚莹等基于卫星城理论研究了京郊卫星城与小城镇发展的依存关系,主张积极发展卫星城,加快小城镇建设[13]。② 小城镇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研究。我国经济的省内差异高于大区间及省间差异[14]。小城镇是统筹城乡发展的桥梁和纽带,既是城市边缘地,又是农村现代化的先导区及城乡关系协调区[15]。在城市化进入高级阶段后,处于城市与乡村过渡地带的小城镇可以促进农村与城市间的人口和产业集聚[16]。城镇对区域经济发展有重要战略作用,小城镇发展能够突破城乡二元结构,促进城乡一体化,有助于加速农村城镇化进程[17]。小城镇建设对区域农村工业化、农业产业化进程具有推动作用,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增长点[15]。③ 小城镇与城镇化的关系研究。郊区城市化是推动郊区小城镇兴起的重要因素,当城市地区出现空间聚集边际负效应时就会产生空间扩散,伴随着现代交通和通讯方式的改善,出现郊区城市化现象,催生郊区小城镇兴起[18]。城乡一体化理论重视城镇化过程中城乡统筹的作用,主张消除城乡二元结构,而小城镇要承担起“村头城尾”责任,鼓励以乡镇企业为连接点,以农业产业化为纽带的城乡互动发展模式[19]。灰色区域理论指明了一条适合发展中国家的城镇化道路,即在城市与乡村的相互作用区域(Desakota)形成的城乡融合、城乡一体化的城镇化模式[20]


(四)小城镇演化发展影响因素研究

影响小城镇形成、演化和转型过程的因素一直以来受到学界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多影响因子在时间和空间上动态变化及其规律的分析已逐步成为小城镇发展相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21]。① 经济发展模式变化的影响。在生产标准、生产成本变化的影响下,大量的产业会向小城镇转移,将极大地促进小城镇发展。如苏南地区小城镇,从区域长远发展角度开启去价值链低端锁定的产业升级道路,将可能成为其转型的关键性选择[22]。罗震东等认为高品质集约发展的诉求将为具有一定基础和规模的小城镇承接中心城市产业转移创造条件,但也要求小城镇发展必须形成规模效应,提高产出效率。无论是现代农业的发展,还是围绕农村的生态、休闲和体验经济价值的逐渐凸显,都将成为广大小城镇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23]。② 产业集聚水平的影响。自下而上的农村工业化进程所催生出的农村工业企业,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小城镇产业的主要组成成分。刘秉镰等认为规模经济是小城镇建设的核心问题[24]。集聚效应是小城镇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近邻效应和分工效应是其突出表现,邻近大城市有助于小城镇经济的发展[25]。从西方国家的经验可以看出,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制造业会向外转移,小城镇则作为承接地将制造业保存下来,而此种情况已经在中国城市化率较高的地区逐步显现。Combes等、Glaeser等的研究显示劳动力素质、企业家水平对于小企业的集聚和发展具有重要作用[26-27]。③ 社会消费需求升级的影响。一般而言,农民收入提高带来的消费理念及生活方式变化,将带来小城镇旅游、养老、房地产等产业的发展及服务功能的完善。罗震东等认为,随着社会消费需求的升级,休闲生态旅游成为小城镇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同时在通勤条件便捷的城市区域内部,小城镇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可能成长为休闲娱乐、文化艺术以及影视等产业集聚点[23]。但石忆邵认为我国尚未步入追求生活质量的阶段,小城镇远离喧嚣、环境清新、生活便利、经济成本低等优势还没有成为吸引人口和产业入驻的竞争力因素[28-29]。④ 都市圈逐步发展完善的影响。陈前虎等认为,城市群开始发展起来,将带动城市群中的小城镇发展,而小城镇发展面临着“都市圈/非都市圈”的身份分化及由此而来的巨大机会差异[30]。罗震东等认为,全球化生产网络的构建扩展了小城镇的成长空间,全球城市区域中的小城镇依托城市区域的竞争平台,获得了接轨全球经济的机会[23]。⑤ 交通基础设施改善的影响。罗震东等认为全球城市区域中的小城镇发展得益于高速公路网络化建设所带来的区域均质化过程,部分产业门类会向生产成本更低的小城镇地区集聚[23]。同时,高速铁路及枢纽的建设重新将小城镇排斥到产业梯度的外围,高端生产性服务业更倾向于在高速铁路通达的中心城市布局。中西部地区小城镇基础设施政府支出成本较高,而东部地区小城镇居民生活成本支出较高[31]。苏红键等基于美国道路建设的分析显示,基础设施建设与升级对于城镇持续性演化具有明显的良性作用[32]。⑥制度与政策的影响。石忆邵指出,等级化的城镇垂直结构体系与行政体制导致小城镇财政能力、发展空间被剥夺或遏制,是制约中国小城镇发展的重大障碍,并指出不合理的户籍制度、不平等的社会福利制度、市管县的体制等制度因素极大地削弱了小城镇发展的潜力;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小城镇发展将受到更多重视和政策支持,并将为深化小城镇发展的财税、投融资、土地和户籍等制度创新提供新的空间和重要机遇[28]。彭震伟指出,国家近期出台的推进开发性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相应政策,对全面提升小城镇的建设水平和发展质量具有重要的意义[33]。中国小城镇演进的可持续性及其在城市群中的地位受到国家或区域政策的影响效应显著[34],特别是产业转移承接型和文化旅游型小城镇的实证基础较为丰富[35-36]。另外,随着资本竞争加剧,区位因素逐步成为小城镇转型升级的关键变量[37]


(五)小城镇演化模式与动力机制研究

有关小城镇形成、演化与转型模式的研究一直以来都是学界热点。一般认为,中国小城镇发展整体上经历了恢复和初步调整期、萎缩停滞期、恢复发展期、快速发展期、协调提升期五大阶段[38],但在区域间小城镇规模和发展质量上存在差距。我国较具代表性的小城镇演化模式有早期费孝通先生提出的“苏南模式”“温州模式”和“珠三角模式”,及相继提出的“耿车模式”“晋江模式”“民权模式”“孙耿模式”“襄樊模式”等,而以上各模式均随发展环境的变化而不断调整与转型[39]。姜彦旭针对工矿型小城镇的分析发现其在不同演化阶段下的转型路径主要包括“产城协同”“自我更新”和“精明收缩”等[40];夏正超针对旅游小城镇则总结为政策驱动、产业融合、逆向成长等转型模式[41]。从形成与转型机制来看,小城镇主要有“都市扩散型”“外资推动型”“内源发生型”“综合作用力型”等演化模式[42]

影响小城镇形成与演化的因素十分广泛,并且因素间存在复杂的相关关系,导致小城镇演化的动力机制研究仍多以具体地区的实证分析为主。按照影响因素层次划分来看,演化动力系统内部因强度和来源不同存在主导动力和辅助动力、内因性动力和外因性动力等方面的差异[41];在影响因素间的内部联系视角下,区位、交通和行政关系网络具有内生的因果循环关系,促使单要素作用具有叠加效应[43];从影响因素的多元组合方式来看,小城镇在转型发展路径中的主导影响要素及其动力机制均随其发展阶段的不断推进而发生渐次性的升级与内化[40]


二、我国小城镇经济发展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经济发展规律研究

小城镇是各种要素、各种产业和各个经济领域有机构成的综合体,具有典型的区域经济综合性特征。小城镇经济发展是小城镇发展进步的基础,其在增加内需、加速城镇化进程和缩小城乡差距等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是小城镇经济发展的特征。小城镇经济类型多样,地域特色突出,其经济结构、产业构成、发展模式和动力机制等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由于地域范围较小,小城镇经济的开放性和专业化程度更高。小城镇经济在宏观经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其从业人员、财政收入、财政支出、固定资产投资在宏观经济中都占有较大比重。在城镇化不断推进的趋势下,小城镇经济规模在不断扩大,尤其是财政收入、投资规模和镇区人口呈快速增长态势。小城镇的生产和消费“两头在外”,消费的产品绝大部分来自镇域之外,而生产的产品绝大部分销往其他地区[44]

二是小城镇经济发展的区域差异。我国小城镇经济发展总量、经济发展水平、经济增长率、产业结构和投资结构都存在区域差异[45]。我国小城镇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东部地区小城镇的集聚能力较强,平均规模增长较快,而中西部地区小城镇的集聚能力较弱,平均规模增长较慢[44]。李国平等研究发现县域小城镇具有20 万以上就业岗位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胡焕庸线以东地区[46]


(二)小城镇主导产业及其选择研究

一是小城镇主导产业类型划分。结合标准产业分类和小城镇产业发展实际,学者们将小城镇主导产业分为农业、工业、金融、商贸等门类[38]。按照面向的消费者及服务内容,主导产业包括养老产业、体育产业、旅游产业、健康产业、文创产业等[47]。按照发展所依托的资源禀赋,主导产业包括以水资源为依托、以旅游资源为依托、以工矿资源为依托等。二是小城镇主导产业发展现状。小城镇主导产业决定小城镇发展方向。朱明等认为农产品加工产业在小城镇的集聚有助于增加农民收入、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48]。小城镇主导产业发展存在诸多问题,如特色不突出、缺乏吸纳农业人口的能力、环境污染等问题。三是小城镇主导产业遴选原则。小城镇在选择主导产业时应注意选择要与自身的地理位置、环境资源条件相匹配,有利于发挥自身优势,增加产业的持续发展能力;主导产业的选择要注重产业关联性,发挥主导产业的“前向效应”“后向效应”和“旁侧效应”;要有长远发展的战略眼光,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要与小城镇的经济发展阶段相适应。


()小城镇经济转型发展研究方法

张明举等利用断裂点公式计算各小城镇的经济辐射半径,对不同经济辐射范围的小城镇进行了划分,为区域城镇体系的构建提供理论依据[49]。接玉梅等利用统计分析手段对小城镇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50]。谢长青等测算了我国小城镇基础设施规模经济净收益变化情况,研究发现小城镇基础设施规模净收益曲线呈倒U型[31]。刘秉镰等采用 DEA 方法并分产业测算了小城镇企业规模经济[24]。马海涛等对中国淘宝镇的空间格局特征及影响因素进行了探讨[51]。Li等针对资源型城市进行实证分析,认为不同政治制度对转型路径的选择具有关键影响作用[52]


三、我国小城镇社会发展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人口研究

第一,小城镇人口规模及空间分布的相关研究。一是在人口空间分布方面,李国平等指出中国小城镇常住人口主要集中在胡焕庸线以东地区,尤其是成渝、长江中下游以及东南沿海地区[46]。杨成凤等认为平原和丘陵地区小城镇分布呈现倒U型特征,地形越复杂小城镇分布越趋于均衡;不同地形区小城镇人口增减不断波动,呈现出在地形条件较好处增长间隔大,地形起伏较大处增长间隔小的规律[53]。二是在人口集聚影响因素方面,许顺才、刘玉亭等认为地理环境、经济发展水平、资源承载力、基础设施和社会政治因素是影响小城镇人口集聚的主要因素[54-55]。Wang和Li、Wang和Wu的研究发现产业结构和市场潜力是人口集聚的主要推动因素[56-57]。Wang定量测算了经济危机对于农业流动人口转移趋势的影响,并对失业人口的未来走向进行了初步预测[58]。戚晶晶等认为经济发展水平越高、流动人口人均收入水平越高、就业机会越多且流动成本较小的省,对流动劳动力更有吸引力[59]

第二,小城镇人口结构演化的相关研究。小城镇人口结构对城镇化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很多研究将人口结构作为城镇化质量评价体系的核心指标。一是从年龄结构上看,徐晓娜、马丽君等认为,在城镇各年龄阶段人口比重中,青少年人口在城镇总人口中所占比重呈下降趋势,而中老年城镇人口在城镇总人口中所占比重呈上升趋势,老龄化已成为城镇人口年龄结构变迁的重要特征[60-61]。二是从性别结构来看,伍海霞等发现中国农村未流动人口、农村流入城镇人口和城镇非农村流入人口的出生性别比均偏离了出生性别比的正常水平,农村人口流动影响了城镇地区生育性别[62]。三是从受教育程度上看,刘书鹤指出,随着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大批农村人口进入小城镇,使得小城镇人口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尤其是城镇在业人口的文化水平会快速提高[63]。陈春林指出,农村和城镇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都在稳定持续增长,城镇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的增幅更大[64]

第三,小城镇农业转移人口的相关研究。小城镇是城市和农村过渡的中间带,具有拦阻和蓄积流动人口的作用,是防止人口向大城市过度集中的“蓄水池”[65-66]。也有学者认为,小城镇可以把城乡两个市场连接起来,促进农村二、三产业的发展,乡镇企业能够大量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缓解农村人多地少的矛盾,促进农业规模效益的提高和农民收入的增长[67]。发展小城镇理论主张农民“离土不离乡”,实现就近、就地转移[68]。农业人口向小城镇转移的途径有就近城镇化和就地城镇化,可以降低城镇化的制度障碍和成本,促进区域均衡发展,有利于农业和乡村可持续发展[69]


(二)小城镇公共服务与设施供给布局研究

国外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研究起步较早,而国内小城镇相关研究直到21世纪初才引起学术界广泛关注,主要围绕以下三个方面展开。

第一,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供给现状和评价研究。具体而言:① 教育设施方面,目前部分小城镇在教育设施配置上存在空间不均衡、用地达标率低、办学条件差异大、外来人员子女公办学位需求不能满足等问题。吴瑞君认为小城镇随迁子女年龄和教育阶段不匹配,学校设施和教育质量较差,小城镇生活环境和社会隔离对部分子女的社会融入造成不利影响,要顺应农村人口减少及生源向城镇集中的趋势,力求达到城乡义务教育设施布局均等化目标[70]。② 医疗卫生设施方面,当前我国部分小城镇卫生资源总量和优质资源不足、卫生总费用结构不均衡、资源布局有待完善、社会资本办医服务能力有限[71]。张玉昆认为,在居民就医“看大病”方面,小城镇与县城的联系更紧密,而与人群健康密切相关的重要公共卫生设施建设滞后[72]。③ 在公共服务设施供给水平的评价方面,许莉等构建了小城镇公共服务供给服务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结果显示我国的小城镇公共服务供给服务水平差距悬殊[73]。周超等构建了小城镇公共服务中心分级模式和基于分级模式的指标体系,为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配置效率优化提供借鉴,研究表明三峡库区小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设施总体水平偏低,区域分化及均等化程度差异显著[74]

第二,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空间分布与优化。从大空间尺度区域间对比研究看来,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空间布局不均衡,存在较大的区域差距。许莉等研究表明,公共服务的地区差异有扩大之势,且区内差异大于区间差异[75]。也有研究指出小城镇医疗卫生类公共服务的区域差异正逐步缩小,社会保障类公共服务的区域总差异有扩大之势,相邻小城镇间公共服务设施配置表现出显著的空间溢出效应,并构建了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配置空间效应的区域格局[73]。公共服务设施空间分布的公平性与可达性在小城镇建设与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不少学者对公共服务设施配置的空间效应展开了论证。Valdemarsson对小城镇老年人在公共环境中获得知识和进行学习展开研究,调查公共服务设施设计对老年人获取知识的影响[76]。Skordis-Worrall指出南非小城镇医疗设施的分布不均提高了疾病发病率[77]

第三,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均等化配置。近年来,国内外学者以“城乡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均等化”为指导,对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配置标准及配置方法展开研究。具体而言:① 配置标准方面,不少学者对指标体系量化进行尝试,一般基于某种主导产业进行小城镇类型划分,主要考虑规划范围的整体定位、用地现状、人口构成、经济发展等因素,制定了新的公共服务设施配套标准。② 配置方法方面,传统的公共服务设施配置基本上都是按照行政等级序列和城市人口规模来配置,而这种方法忽视了城乡居民的客观需求。不少学者对此种方法进行了改进,张忠国等将公共服务设施空间配置分为镇域协调性、半径依赖型和特色服务型三类,构建起各级生活圈城乡公共服务设施布局方法体系,形成了“点轴放射、分级配置”的公共服务设施配置方法体系,为小城镇公共服务配置提供借鉴[78]


(三)小城镇特色文化研究

全国新型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要“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而传统乡村和小城镇正是“乡愁”的重要载体。小城镇特色文化是城镇特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现有相关研究主要包括:① 文化环境与小城镇特色营造。刘沛林指出乡愁可以通过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切实保护传统村镇文化遗产和风貌、保留文化基因、传承文化记忆、打造文化品牌与特色景观等方式,从文化软环境层面更好地实现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79]。李建波等针对地域人文环境下苏南小城镇发展演化开展研究,发现地域内本土文化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持续作用于小城镇本身,形成特定的动态开放型小城镇社会人文环境,带动经济发展和加快城镇化进程[80]。刘鸾君等、贡宇研究认为,民族地区在进行美化景观的同时需更好地展现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81-82]。② 文化特征与小城镇空间规划。在小城镇空间规划领域,具有特色和代表性的地域文化特征逐步在空间规划中得到体现,如王英姿从总体城市设计的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将特色地域文化融入相应的子系统,指出地域文化心理深层次内核的“源”文化是这一地区空间集约利用的重要动因[83]


四、我国小城镇生态建设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生态建设适宜性研究

新型城镇化,必须是生态文明的城镇化。提升城镇化的品质和效益,转变生产和消费方式,循环、绿色和低碳是必然选择[84]。小城镇在规划建设过程中要高度重视生态建设,生态适宜性分析被广泛应用于生态建设规划工作中,是融合了生态学、经济学、地理学及其他相关学科的原理和方法的综合研究过程[85]。其目标是根据城镇环境性能及所处区域的自然资源条件,根据城镇发展的要求与资源利用要求,划分资源与环境适宜性等级[86]。指标的选取和标准化、权重的确定及如何将GIS和决策过程结合是生态适宜性方法研究的关键[87]。目前这种方法在我国还处于摸索阶段,没有完善的、可依据的标准体系。陈燕飞等应用Arcgis软件进行缓冲分析和加权叠加,评价南宁市城市建设用地的生态适宜性,从保护城市生态环境的角度提出了用地布局建议[88]。王海鹰等、尹海伟等、桂萍等针对不同地区分析影响城市建设用地生态适宜性的自然、社会经济和生态安全因素,建立了城市建设用地生态适宜性评价模型体系和方法[89-91]


(二)生态建设的作用和效益评价研究

生态学家Odum指出,“小决策”是一切环境问题的根源,认为城市建设决策者不应惯于分解问题并设定单一目标,而应寻求系统全面的解决途径[92]。俞孔坚等在分析东营市自然、生物和人文过程的基础上,从宏观、中观、微观3个尺度提出了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的策略,并比较不同策略对现状环境问题的解决程度[93]。杨建波等在研究我国退耕还林政策生态效益时,从涵养水源、固土保肥、纳碳吐氧、改善生活环境等方面以等效经济价值形式进行了评价[94]。Gui等、Li等对人工湿地净化废水和发挥碳汇作用的效应进行了定量化评估,发现人工湿地具有长远的积极意义[95-96]。赵淑银等在研究草原生态建设时综合分析了草原生态建设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97]


(三)可持续性评估研究

可持续发展作为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和模式,自1987年《我们共同的未来》发表以来,已经从理论走向实践,先后提出了一些富有价值的评价方法和指标体系,生态足迹分析法即是其中之一[98]。该方法通过比较人类活动消耗的自然资源与自然生态系统所提供的生态承载力(BC),定量判断研究区域的可持续发展状态[99]。生态足迹衡量的是人口目前所占用的生态容量,也衡量了人口未来需要的生态容量[100]。徐中民等分析总结了生态足迹模型的优缺点,并将其用于1998年甘肃省的生态足迹计算分析[101]。刘宇辉等对中国历年的生态足迹进行了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人均生态承载力逐步下降,人均生态足迹逐步增加,生态赤字出现[102]。生态足迹的基本计算模型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强调人类发展对环境系统的影响及可持续性,而不关心经济、社会、技术方面的可持续性,也没有全面考虑到污染的生态影响[103]。对此,大量学者应用其他方法进行生态效应分析,也取得了较多的成果[71,104]


五、小城镇空间发展演化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空间的概念和内涵研究

本文中的“小城镇空间”涵盖了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含义:区域空间格局、镇域村镇空间体系、镇区空间结构。第一,区域空间格局指的是小城镇数量和规模在空间上的分布格局与规律。我国区域城镇体系的研究一般是从区域角度出发,整体观点分析全国或者某一地区内城镇体系的等级规模结构、空间结构和发展趋势等[105]。第二,镇域村镇空间体系是镇域范围内小城镇和村庄居民点的分布和相互联系的空间结构。镇域为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为农村提供基本的城市服务,同时也是该地域与其他区域进行物质、能量、信息交换与交往的承担者[106]。第三,镇区空间是小城镇居民日常活动的核心空间,与居民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社区,即小城镇镇区的建成区。小城镇镇区空间同时兼具城市空间特征和乡村聚落特点,城市景观和乡村景观在这里交汇,形成了其独特的空间特征[107]


()小城镇区域空间格局研究

第一,我国小城镇区域空间分布特征与现实挑战。就全国来看,我国小城镇区域发展差异显著。区域发展不均衡是我国国情的基本特征之一,深刻地体现在省域、县域乃至镇域内[108]。Wang等、郭相兴等指出,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东高西低,小城镇发展存在明显的空间差异,且这种态势在一段时间内可能长期存在[109-110]。就具有相似自然条件和区位条件的区域范围中的小城镇来看,随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区域内小城镇群体呈现密集生长的现象,特别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111]。龚松青等指出,虽然在一定范围内出现了小城镇密集分布的情况,但是小城镇群内部并没有形成合力[112]。徐强等总结了小城镇群发展面临的问题:缺乏中心城市、缺乏合作交流;区域内小城镇分工不明、出现恶性竞争;城镇发展空间冲突、发展腹地重叠;基础设施发展不协调、重复建设等[113]

第二,小城镇区域空间分布的演变历程和发展模式。顾朝林指出,1984—1992年我国建制镇空间分布格局向东部沿海和中部地带聚集,大部分已有建制镇规模增长停滞[114]。建国以来我国小城镇空间发展形态和特征一般会经历离散、极化、扩散、均衡四个发展阶段,形态模式则从点状零散型向单中心向心型、多中心多核型、多中心网络型演化。区域小城镇空间格局受到行政区划调整、交通、经济、自然地理、职能规模变化等因素影响。在不同地区,由于影响因素所产生的作用力不同,导致空间发展模式分异[115]。区域小城镇空间格局演变的变化规律可以用不平衡发展律解释[116]。同时,中国土地城镇化的空间自相关性显著,因而新型城镇化和城市群的发展是推动小城镇通过农业用地城镇化并提升其质量的重要途径[117]

第三,区域空间治理。随着小城镇群数量增多,为了应对小城镇群的全局管理失位、空间扩张冲突、基础设施建设缺乏协调等问题,区域小城镇群空间发展需要有基于区域的空间整合规划与治理,实现区域利益最大化[118-119]。陈鹏等、夏显力等提出小城镇群需要通过明确职能分工、合理优化行政区划、合理布局区域性基础设施以实现区域空间治理的高效发展[120-121]。王艳玲则提出不同区域背景下的小城镇空间规划重点是要正确处理小城镇发展与区域性中心城市、区域交通运输、区域自然资源的关系[115]


(三)镇域村镇空间体系研究

第一,村镇空间结构内涵、特征与挑战。村镇空间结构属于区域空间结构研究范畴,是镇和村的社会经济客体在空间中相互作用及所形成的空间集聚程度和集聚形态。村镇空间结构一般由县域村镇空间结构、镇域村镇空间结构和村镇个体内部空间结构有机组成[122]。章建明等将镇区、中心村、基层村的空间关系归纳为环状放射型均衡布点、环状放射型非均衡布点、线型均衡布点、线型非均衡布点与混合布点五种[123];陈有川等则将村镇体系布局模式总结为分散布局、集中布局和混合布局三种类型[124]。随着我国新农村建设、增减挂钩政策的实施,及村庄迁移、合并、保留等措施的运行,村庄总体数量、规模结构、等级结构和空间分布发生巨大变化,产生了村镇体系的空间重构。在此背景下,村镇空间体系研究需要在村镇等级结构优化、村庄空间分布调整、公共服务设施和市政基础设施配套等方面提出有效的空间治理工具和途径[125]

第二,村镇空间体系演变。村镇空间结构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不同发展阶段的空间结构构架重心存在客观的差异,村镇空间体系演变研究就是通过划分不同时段,对镇域范围内聚落的布局、功能组织及形态等特征进行纵向比较,透视其内在演变机制,探索其适宜的优化与调控模式[126]。范少言提出,集中和分散是乡村聚落空间演变的基本形式,乡村聚落空间经历萌生、生长和成熟等阶段后保持基本稳定,当生产力水平进步时,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型空间体系也随之逐步产生[127]。近期关于聚落空间演变机制的研究中,很多学者发现人口增长、城镇化、宏观政策、制度、收入水平、家庭结构、交通条件、农村地区工业化等因素成为乡村聚落演变的重要推动力[126]

第三,村镇空间体系治理。柳士双提出村镇空间布局要用系统观来看问题:在行政层面,政府要全盘考虑以资源优化为主要目的,统筹安排村镇空间布局;在空间尺度上,农村要改变现有的离散化居住形式;在生态环境方面,村镇空间布局要利用农村绿色腹地,发展生态农业和循环经济,合理布局污染治理设施[128]。何灵聪从村镇规划的角度提出,村镇规划编制方法上要强调“多规合一”,编制理念上要注重适度集聚,强化中心村的建设,简化村镇体系层级[125]。刘彦随等提出了空心村整治方案,深入探讨村庄整治引领新农村建设、耕地红线保障和城乡土地统筹配置“三位一体”目标的机制、政策与模式[129]


(四)小城镇镇区空间结构研究

第一,镇区空间发展问题。我国小城镇空间的发展建设面临很多问题和挑战,包括空间盲目扩张、土地利用低效、土地权属模糊、漠视环境保护、缺乏规划管理和无序建设频发等。具体而言:① 镇区空间形态分散,土地利用效率低[130];② 人均建设用地过多,土地开发程度低[131-132];③ 集体建设用地占比大,建设管理困难,空间品质低[133];④ 空间发展规划失位,无序建设现象多[134]

第二,镇区空间发展演变规律研究。小城镇空间变化受到多重因素影响,其空间演变是经济、交通、政策等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经济发展对小城镇空间的塑造最为显著[133]。认识小城镇空间变化的规律和机制,是对小城镇空间转型与变化进行管控与引导的前提。王士兰等将浙江小城镇的空间演变概括为五个阶段:点状形成期、轴向生长期、填充稳定期、再次扩展期、飞地发展期[135]。王维莉等对小城镇空间结构的变迁动力进行了总结,指出社会经济发展是小城镇空间变迁的根本动力,功能—形态互适机制是其演变的主要机制,并通过选取空间扩张距离特征点构建模型表达城镇空间增长过程,为小城镇空间规划提供了量化指导[136]

第三,镇区空间主要要素研究。主要包括:① 在镇区空间形态研究上,孟建民、周俊等初步探究了江浙小城镇外部形态和内部分区形态的演变规律和变化动力,并进行空间形态解析[137-138]。其他研究则以镇区空间形态的特定方面为目标,如小城镇外部空间形态演变[139-140]、小城镇的空间形态优化[141-142]、小城镇的空间类型划分[143]。② 在镇区土地利用研究上,严金明等、陈美球等、刘铮等在不同视角下对我国小城镇土地利用中的问题进行总结,并提出合理用地的思路[144-146]。定量研究方面,郑卫等指出建立城乡一体化土地市场是抑制城镇空间碎化的关键[130]。赵鹏军等对小城镇商业布局、企业发展配套和不同类型小城镇土地利用等进行探讨,对土地利用发展现状做了详实刻画[147-148]。③ 在镇区道路街巷网络上,蒋灵德等、王承华等探讨了地域文化特色在小城镇街巷空间建设中的体现,提出要凸显整体风貌的保护、延续和发扬[149-150]。张丽君分析了小城镇特色空间重构过程中会遇到的困难,并提出小城镇特色空间保护与重构的有效模式[151]。赵鹏军等针对历史悠久、街巷格局完整、非物质文化丰富,但现存建筑较少的历史小城镇,提出了新的保护价值识别评价方法、保护规划理念和保护方法[152]

第四,镇区空间治理研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空间治理概念在国内学术界受到广泛关注[153]。空间治理是指通过资源配置实现国土空间的有效、公平和可持续的利用,以及各地区间相对均衡的发展[154-155]。“治理”强调多方参与,其中政府仅是权威的一方,其他方面包括市场机制、社会参与、法制等[156-157]。开发边界的划定是实现空间治理的重要手段,需要考虑各种空间管制政策工具的协同性和有效性,使规划管理从被动走向主动[158-159]。小城镇的空间治理手段主要有土地整治、撤村并点、增减挂钩等。小城镇与城市在空间利用现状和空间发展动力机制上存在差异,不能简单套用城市空间治理的方法。


六、我国小城镇转型发展的治理模式与管理策略相关研究进展


()小城镇转型发展治理的相关理论

在小城镇的转型发展期,小城镇的治理主体、治理内容、有关理论和技术手段、治理模式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关研究主要包括:① 治理主体由政府主导向多元主体合作发展。有研究认为小城镇治理应以政府力量推动,辅以基层民众自治的社会化行为[160]。也有学者认为小城镇治理应由非营利、非政府组织来完成[161]。有研究认为应建立整合性合作网络治理模式,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和第三部门中的组织和个人建立相互依存的合作关系。在治理过程中,多元主体平等参与社区建设管理,各种治理主体依靠各自优势和资源,确立共同目标并承担风险[162]。② 治理内容由经济领域为主向社会等多领域并重发展。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社会、安全、环境和生活质量等领域的挑战增加,满足这些领域的治理需求越来越重要。浙江省运用“双修”的理念对城镇环境进行修复和修补,全面提升小城镇环境品质。Wirth等发现,某些农村外围的小城镇长期得不到良好发展,这些地区和定居点经济衰退、人口萎缩,可行的方案是把注意力集中在 “慢城”和“超越增长的生活”战略上[163]。李国平等从乡村综合治理角度出发,试图探索并构建了一种新型乡村治理模式来全面推进乡村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公共服务和组织管理建设,以此解决现有乡村发展问题,缩小乡村与城镇之间的差距,实现城乡统筹发展与乡村振兴[164]。③ 面向未来的治理模式。欧美及部分亚洲国家的社区实践经验表明,社区管理正日益走向公众化、社会化、制度化、规范化[165]。我国小城镇社区应建立政府、市场和社会多元主体的良性互动机制,发挥政府主体的行政主导力量[166],保证居民政治权利落实[165]。政府将部分权利让渡给社会,发挥居民自治组织和非营利性组织的作用,各社区治理主体面向未来、相互作用、合作博弈。


(二)小城镇转型发展中的制度创新研究

为适应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小城镇转型发展的要求,需不断完善城市化体制机制,推进制度改革。相关研究主要有:① 人口制度。城镇化发展的本质是人的现代化,制度创新应先关注人口制度的创新[167]。我国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大量剩余劳动力进入乡镇企业,形成“离土不离乡”的人口转移模式[168]。国务院1984年关于农民进入集镇落户问题的通知促使小城镇对农民移居开放[169]。20世纪90年代出现农民工回流趋势,人口流动方向转变为都市区内部迁移(从中心城区向郊区小城镇迁移)或都市区之间迁移(从高成本都市区向低成本都市区转移),为小城镇发展提供了人口支撑[170]。② 土地制度。小城镇应改变一直由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的模式,通过规划控制和管理,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和农村宅基地在小城镇自由流转[171]。有众多学者研究小城镇“三规合一”的协调路径并提出政策建议[172]。产业转型升级、人口转移流动、城镇建设更新、城乡统筹发展是小城镇土地利用优化的动力[173]。③ 投融资制度。现阶段财政投入仍是小城镇建设的重要资金来源,财税分配体制不合理、地方政府财政资金投入规模较小导致资金短缺,严重制约了小城镇建设发展[174]。改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和地方税体系,发挥财税政策对城镇建设投资的引导作用,通过财政资金杠杆效应引导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城镇化建设,实现财政资金、信贷资金和社会资金的融合是改善小城镇投融资状况的有效制度[175]。邓祥征等提出通过资源税改革和ETS 机制建立绿色城镇发展基金,用于生态保护与环境治理、区域绿色基础设施的完善以及区域产业的绿色转型[176]。④ 社会管理制度。社会管理是以社会为对象的管理活动,需以系统思维考量社会管理创新[177]。扩权强镇作为小城镇层面最为重要的社会管理创新已经引起广泛关注,但过于关注经济强镇,而忽视广大小城镇普遍的社会职能和价值,不利于健康城镇化的推进。作为中国城镇化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小城镇具有进一步提升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供给能力的诉求,应当引导小城镇形成自下而上的发展动力,培育自主治理能力[178]


(三)小城镇社会治理研究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用“社会治理”代替“社会管理”,使传统的单维度为主的管理模式向多维度的社会治理转变。目前国内外研究多集中在对社会治理的总体把握上[179],基于小城镇层面的研究相对匮乏,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① 小城镇社会治理问题对策研究。贾凯指出应从推进社会管理体制创新、构建公众参与治理机构、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完善环境保护奖惩机制等方面入手,进行城乡结合部小城镇社会治理[180]。魏来等针对小城镇农村地域的基层社会治理所面临的发展困境提出,应以治理转型、主体再造和能力提升等作为策略[181]。张国磊等的分析指出,高度组织化动员所形成的资源吸纳作用较强,而制度嵌入与精英下沉是在科层制路径下的积极制度创新[182]。② 小城镇社会治理创新路径研究。治理主体方面,新型城镇化催生了许多新兴的社会群体和社会组织,应强调社会组织的作用,更加注重提升社区参与水平[161]。治理模式方面,有通过扩权强镇建设行政区和社会经济自治体兼顾的政府治理模式[183],从技术型治理到包容性治理的城镇化治理模式[184]和从“综治模式”到“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网格化、组团式基层治理模式[185]。治理机制方面,注重社会管理体制、公众参与治理机制、环境保护奖惩机制以及社会保障制度等体制机制创新,构建利益协调的小城镇社会治理制度体系。治理手段方面,注重综合运用多种社会治理手段,主张坚实的法治保障,加强道德教育柔性手段,注重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来创新社会治理方式。


七、研究动态与趋势分析

综合分析国内外对于小城镇有关概念内涵、演化机制以及经济、社会、生态和空间等方面的大量现有研究,可对目前的研究动态及未来发展趋势做出以下判断:

(1)在理论研究层面,虽然小城镇形成、演化与转型的相关研究已经较为丰富,但现有小城镇发展模式研究存在重物质形态轻社会结构、重普适规律轻个案剖析的问题,在以下几方面存在进一步探讨的空间:① 小城镇受到来自经济、文化、政策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影响已经得到广泛佐证和认可,但各方面的替代性指标却仍存在争论,具有继续挖掘的必要性和可能性;② 现有研究多从主导产业角度对小城镇进行类型划分,层次单一,很难成为指导小城镇转型的政策支撑,因而有必要从经济、社会、生态和空间等多个方面构建整合式规律体系,面向小城镇转型目标、应对现有问题与挑战,提出更具可操作性和参考性的异质性类型划分体系;③现有文献多将小城镇转型发展的内在机制作为黑箱处理,其演化方向和对政策的响应目前仍停留在定性分析层面,本研究将利用经济学定量动态模拟模型,力图实现小城镇演化影响因素的作用机制的数量化分析。

(2)在经济发展层面,现有研究存在以下不足:① 缺乏对小城镇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对小城镇经济发展机理的解释依赖已有宏观经济理论,尚没有建立小城镇经济发展的完整理论框架;② 由于缺乏广泛的社会调查和统计数据,已有研究缺乏综合性、验证性的实证分析和对统一规律的探寻与把握,结论更多停留在个案总结和定性描述阶段;③ 缺乏对不同类型的小城镇经济发展的比较研究,因而缺乏对不同类型的小城镇经济发展绩效差异的总结。为此,本研究将搭建小城镇经济发展理论框架并进行综合性实证研究,借鉴区域经济学、新经济地理学、新新经济地理学等前沿理论,构建完整的小城镇经济发展理论框架,在考虑异质性前提下采用前沿的计量经济学方法,对小城镇经济发展规律进行实证检验,通过不同维度的比较深化小城镇经济发展研究。

(3)在社会发展层面,现有研究主要存在以下问题:① 以实证研究为主,围绕小城镇社会转型发展的理论体系尚未建立;以较小空间尺度的案例研究为主,对于较大区域空间范围内的小城镇社会转型发展空间差异的研究相对缺乏;以时间断面研究为主,对于长时段下小城镇发展不同阶段内社会转型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变化研究不足。② 现有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供给现状与评价研究多集中在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设施等领域,其他类型设施专项研究很少涉及;多集中于以某一城镇为案例的实证研究,对于省域甚至更大空间尺度下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供给的现状、问题、评价综合研究相对欠缺。

(4)在生态建设层面,现有研究主要存在以下问题:① 针对城市的研究较多,而应用生态适宜性分析技术方法研究不同地区和类型小城镇的土地适宜性,提出发展模式的情景预测等相关工作较少。在因子选取时多选择自然本底条件、社会经济条件等,对灰绿基础设施的关注较少,对小城镇生态治理模式的指引不足;② 对于生态建设模式的效益评价研究尚处于发展阶段,评价方法、依据没有统一标准,针对小城镇生态治理策略的效益评价研究更为缺乏;③ 可持续性评估是生态经济学领域中的热点,但目前在城市层面应用较多,对小城镇建设的可持续性评估研究较少。未来研究应分析不同地区小城镇生态环境演变过程,识别影响因子,建立差异化的生态系统指标体系和评价方法,从灰绿基础设施建设角度提出符合地域特点的环境整治模式和政策指引。

(5)在空间发展层面,现有研究主要存在以下问题:① 受限于统计数据不足,小城镇区域空间格局研究缺乏系统性分析和规律把握。我国城镇化水平和经济社会发展一直处于快速增长阶段,新形势下小城镇的发展现状和条件已发生变化,亟须在现状基础上从区域层面对小城镇空间发展加以系统研究,寻求合理有效的发展路径。② 在村镇空间体系研究方面,一是基于微观视角的研究相对缺乏,对个体活动和需求的讨论较少;二是在研究方法上与社会学、行为科学、经济学相结合的定量分析不够,当前研究多是对物质空间演变的定性讨论,并不足以准确把握空间演变的机制;三是研究对象偏传统、偏特殊,普适性研究不够,忽视了对当下普遍型的村镇空间体系的总结归纳。③ 在镇区空间结构研究方面,现有研究大多进行现象结构和原因探析,小城镇建设参与各方在空间发展中的博弈、协调机制的研究并不多见。因此,未来应在区域层面建立小城镇空间治理架构和机制,分析其转型期空间发展对社会经济环境的响应,对基于利益相关与互动关系的小城镇空间格局过程与机理进行研究。

(6)在治理模式与政策研究层面,应将多元化创新投融资工具更加有针对性地应用到小城镇转型发展研究中,并针对土地流转制度放开新形势下的小城镇土地制度流转进行深入研究。现有研究对于小城镇实现转型的投融资模式创新探讨较少,且尚无成熟的理论体系进行指导。未来可从政府税收来源创新、政府非税收来源创新、资本市场来源创新和社会资本来源创新等方面,对小城镇可持续转型发展的各项成本逐一进行投融资模式创新研究。同时,学界从小城镇转型发展视角研究城乡土地流转问题的研究成果不多,特别是缺少从农业人口转移市民化角度对此问题所进行的量化研究,将二者结合起来进行的研究成果更少,因此需要进一步进行系统和量化的土地流转制度创新研究。


参考文献:

[1] 李国平.质量优先、规模适度:新型城镇化的内涵[J].探索与争鸣,2013(11):19-21.

[2] 费孝通.Small towns in China[M].北京:新世界出版社,1986.

[3] 吴康,方创琳.新中国60年来小城镇的发展历程与新态势[J].经济地理,2009(10):1605-1611.

[4] 吴闫.我国小城镇概念的争鸣与界定[J].小城镇建设,2014(6):50-55.

[5] 刘晓鹰,戴宾.小城镇发展与土地资源配置[M].北京:中国三峡出版社,2003.

[6] 韩非,蔡建明,刘军萍.大都市郊区小城镇的经济地域类型及其空间分异探析——以北京市为例[J].城市发展研究,2010,17(4):123-128.

[7] HOGGART K,HISCOCK C.Occupational structure in service-class households:Comparisons of rural,suburban and inner city residential environments[J].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A,2005 (1):63-80.

[8] COURTNEY P,MAYFIELD L,TRANTER R,et al.Small towns as “sub-poles” in English rural development:Investigating rural-urban linkages using sub-regional social accounting matrices[J].Geoforum,2007(38):1219-1232.

[9] 张鹏,杨青山,王晗.基于城乡统筹的长吉一体化区域小城镇发展分化与模式研究[J].经济地理,2011,31(4):599-602.

[10] 汪珠.浙江省小城镇的分类与发展模式研究[J].浙江大学学报(理学版),2008 (6):714-720.

[11] 费孝通.中国城乡发展的道路[J].中国乡镇企业,2001(8):69-71.

[12] 马黎明.英国小城镇建设对我国小城镇城镇化的启示——基于“田园城市”理论的视角[J].青岛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27(4):16-20,25.

[13] 姚莹,尚建新,章兰芳,等.京郊卫星城与小城镇发展的关系[J].北京规划建设,2000(5):41-42.

[14] 冯长春,曾赞荣,崔娜娜.2000年以来中国区域经济差异的时空演变[J].地理研究,2015,34(2):234-246.

[15] 阳国亮,唐志良.试论小城镇建设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战略意义[J].改革与战略,2001(2):41-44.

[16] 陈白磊,齐同军.城乡统筹下大城市郊区小城镇发展研究——以杭州市为例[J].城市规划,2009,33(5):84-87.

[17] 郑成光.发展安徽小城镇,加快区域经济发展[J].财贸研究,1999(4):63-64.

[18] 海道清信.紧凑型城市的规划与设计——欧盟·美国·日本的最新动向与事例[M].苏利英,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1:16-17.

[19] 陈宇.中原农业地区县域单元城镇化路径研究——以河南省西华县为例[J].城乡规划(城市地理学术版),2014(6):22-31.

[20] 胡必亮.灰色区域理论概述[J].经济研究,1993(6):72-80.

[21] OH D,OH K.A study on typology and success factors of small and medium-sized culture cities:Focused on eight European cities[J].Journal of The Korean Urban Management Association,2016,29(3):91-130.

[22] 唐伟成,罗震东,耿磊.重启内生发展道路:乡镇企业在苏南小城镇发展演化中的作用与机制再思考[J].城市规划学刊,2013(2):95-101.

[23] 罗震东,高慧智.健康城镇化语境中的小城镇社会管理创新——扩权强镇的意义与实践[J].规划师,2013,29(3):18-23.

[24] 刘秉镰,尹喆.规模经济、最小最优规模与小城镇建设的路径选择研究——来自微观层面的证据[J].生态经济,2016,32(6):26-31.

[25] 孙斌栋,丁嵩.大城市有利于小城市的经济增长吗?——来自长三角城市群的证据[J].地理研究,2016,35(9):1615-1625.

[26] COMBES P,DURANTON G,GOBILLON L,et al.The productivity advantages of large cities:Distinguishing agglomeration from firm selection[J].Econometrica,2012,80(6):2543-2594.

[27] GLAESER E L.The challenge of urban policy[J].Journal of Policy Analysis and Management,2012,31(1):111-122.

[28] 石忆邵.中国新型城镇化与小城镇发展[J].经济地理,2013,33(7):47-52.

[29] 石忆邵.德国均衡城镇化模式与中国小城镇发展的体制瓶颈[J].经济地理,2015,35(11):54-60,70.

[30] 陈前虎,龚强,董翊明,等.浙江特色小镇战略背景与空间组织——以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为例[J].浙江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6(1):10-16.

[31] 谢长青,钱文荣.我国小城镇基础设施规模经济效应研究[J].农业经济问题,2009,30(10):59-66,111.

[32] 苏红键,魏后凯.城市规模研究的理论前沿与政策争论[J].河南社会科学,2017(6):75-80.

[33] 彭震伟.小城镇发展需要明确方向[J].小城镇建设,2017(11):110-112.

[34] 赵勇,魏后凯.政府干预、城市群空间功能分工与地区差距——兼论中国区域政策的有效性[J].管理世界,2015(8):14-29.

[35] 魏后凯,关兴良.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的科学内涵与战略重点[J].河南社会科学,2014(3):18-26.

[36] QIAN J,FENG D,ZHU H.Tourism-driven urbanization in China’s small town development:A case study of Zhapo town,1986—2003[J].Habitat International,2012,36(1):152-160.

[37] 刘卫东,陆大道.我国城镇化及小城镇发展态势分析[J].今日国土,2005 (S3):21-23.

[38] 金逸民,乔忠.关于小城镇产业发展问题的思考[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04(1):64-68.

[39] 吴闫.城市群视域下小城镇功能变迁与战略选择[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15.

[40] 姜彦旭.基于生命周期理论的工矿型小城镇转型发展路径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5.

[41] 夏正超.旅游小城镇发展的动力机制研究[J].地域研究与开发,2015(5):90-94.

[42] 刘淑英.发达地区小城镇结构转型及其保障体系研究[D].重庆:重庆大学,2010.

[43] 徐志耀.基于空间外部性的小城镇发展动力机制及其在湖南的实证检验[D].长沙:中南大学,2013.

[44] 魏后凯.我国镇域经济科学发展研究[J].江海学刊,2010(2):80-86,238-239.

[45] 袁中金,杨朝辉.中国小城镇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研究[J].经济地理,2004(3):361-363,369.

[46] 李国平,宋昌耀,孙瑀.中国县域小城镇就业岗位对人口集聚的影响研究——基于分位数回归的实证检验[J].地理科学,2017,37(12):1785-1794.

[47] 卢布,黄赢,李建国,等.养老产业模式研究——兼论农区养老主题小城镇建设[J].中国软科学,2014(1):87-95.

[48] 朱明,王海.农产品加工产业聚集与小城镇建设[J].农业工程学报,2006(2):180-184.

[49] 张明举,李敏,王燕林,等.主成分分析在小城镇经济辐射区研究中的应用——以重庆市大足县为例[J].经济地理,2003(3):384-387.

[50] 接玉梅,葛颜祥,胡继连.小城镇建设与区域经济发展互动关系研究——以山东省为例[J].经济地理,2004(3):370-373.

[51] 马海涛,李强,刘静玉,等.中国淘宝镇的空间格局特征及其影响因素[J].经济地理,2017,37(9):118-124.

[52] LI H,LO K,WANG M.Economic transformation of mining cities in transition economies:Lessons from Daqing,northeast China[J].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ning Review,2015,37(3):313-330.

[53] 杨成凤,韩会然,李伟,等.四川省不同行政层级城镇的人口迁移[J].经济地理,2015,35(9):24-32.

[54] 许顺才.江南农村人口城市化和土地集约化进程调研小记[J].城市规划通讯,2005(6):12.

[55] 刘玉亭,姚龙,刘欢芳.小城镇人口集聚的比较研究及其合理规模浅析[J].现代城市研究,2013(5):14-22.

[56] WANG M Y,LI G P.The Shenyang-Dalian mega-urban region in transition[J].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Planning Review,2008,30(1):1-26.

[57] WANG M Y,WU J P.Migrant Workers in the Urban labor market of Shenzhen,China[J].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A,2010,42(6):1457-1475.

[58] WANG M Y.The impacts of the global economic downturn on China’s migrant workers:A survey of 2700 in 2009[J].Eurasia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2010,51(2):218-235.

[59] 戚晶晶,许琪.农村劳动力跨省流动与流入省吸引力的分析——基于传统劳动力迁移、人力资本、新劳动力迁移与制度变迁理论[J].人口与经济,2013(3):53-61.

[60] 徐晓娜.城镇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对国内旅游消费的动态冲击效应[J].西北人口,2017,38(3):53-58.

[61] 马丽君,何镜如,王哲.我国城镇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对城镇旅游发展的影响[J].经济地理,2014,34(10):157-163.

[62] 伍海霞,李树茁,杨绪松.中国乡城人口流动与城镇出生人口性别比——基于“五普”数据的分析[J].人口与经济,2005(6):11-18.

[63] 刘书鹤.试析小城镇的人口结构[J].东岳论丛,1985(4):41-46.

[64] 陈春林.人力资本驱动与中国城镇化发展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14.

[65] 费孝通.小城镇大问题(之二)——从小城镇的兴衰看商品经济的作用[J].瞭望周刊,1984(3):24-25.

[66] SCHULTZ T W.Migration:An economist’s view[M]//MCNEILL W H,ADAMS R S.Human migration:Pattern and policies.Bloomingten / Lond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78.

[67] WILMSEN B,WANG M.Voluntary and involuntary resettlement in China:A false dichotomy? [J].Development in Practice,2015,13(5):612-627.

[68] 赵新平,周一星,曹广忠.小城镇重点战略的困境与实践误区[J].城市规划,2002(10):36-40.

[69] 李强,陈振华,张莹.就近城镇化与就地城镇化[J].广东社会科学,2015(1):186-199.

[70] 吴瑞君.外来人口聚居区的教育问题及其管理创新研究——以上海市为例[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2):48-56.

[71] ZHAO P J,DIAO J J,LI S X.The influence of urban structure on individual transport energy consumption in China’s growing cities[J].Habitat International,2017,66:95-105.

[72] 张玉昆,周丹.不同人口规模小城镇特征及规划建设思考[J].小城镇建设,2017(11):44-50.

[73] 许莉,万春.小城镇公共服务区域性差异测度[J].城市问题,2014(9):60-64.

[74] 周超,黄志亮.三峡库区小城镇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分布特征研究——以三峡库区重庆段385个小城镇为样本[J].西部论坛,2017,27(3):96-105.

[75] 许莉,万春,周东良.小城镇公共服务配置:现状、问题与对策[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48(3):110-119.

[76] VALDEMARSSON M.Preferences and frequencies of visits to public facilities in Old Age——A pilot study in a Swedish town center[J].Archives of Gerontology and Geriatrics,2005,40(1):15-28.

[77] SKORDIS-WORRALL J.Estimating the demand for health services in four poor districts of cape town,South Africa[J].International Health,2011,1(3):44-49.

[78] 张忠国,夏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的小城镇公共服务设施优化配置研究——以安徽省坛城镇为例[J].小城镇建设,2016(12):38-44.

[79] 刘沛林.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留住乡愁”的理论与实践探索[J].地理研究,2015,34(7):1205-1212.

[80] 李建波,张京祥,崔功豪.地域人文环境下苏南小城镇发展演化研究[J].人文地理,2003,18(6):5-10.

[81] 刘鸾君,李涛.滨水景观塑造与民族文化特色演绎——以河池市“一江两岸”规划设计为例[J].规划师,2010,26(10):67-69.

[82] 贡宇.城市滨水景观塑造中的文化再生——德阳市旌湖滨水景观规划设计构思[J].中国园林,2003,19(7):29-32.

[83] 王英姿.“源”文化影响下潮汕小城镇空间集约规划方法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1.

[84] 潘家华.新型城镇化道路的碳预算管理[J].城市规划,2013(3):12-14.

[85] 李迅.建设生态文明,构筑美丽中国,实现永续发展——关于生态文明与生态城市发展的思考[J].小城镇建设,2012 (11):26-30.

[86] HAN S S,GREEN R,WANG M,et al.Towards low carbon cities in China:Urban form and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M].Oxon:Routledge EarthScan,2015.

[87] 唐宏,盛业华.基于 GIS 的土地适宜性评价中若干技术问题[J].中国土地科学,1999,13(6):36-38.

[88] 陈燕飞,杜鹏飞,郑筱津,等.基于GIS的南宁市建设用地生态适宜性评价[J].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6,46(6):801-804.

[89] 王海鹰,张新长,康停军.基于GIS的城市建设用地适宜性评价理论与应用[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2009,25(1):14-17.

[90] 尹海伟,张琳琳,孔繁花,等.基于层次分析和移动窗口方法的济南市建设用地适宜性评价[J].资源科学,2013,35(3):530-535.

[91] 桂萍,孔彦鸿,刘广奇,等.生态安全格局视角下的城市水系统规划[J].城市规划,2009,33(4):61-64.

[92] ODUM W E.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and the tyranny of Small Decisions[J].BioScience,1982,32(9):728-729.

[93] 俞孔坚,韩西丽,朱强.解决城市生态环境问题的生态基础设施途径[J].自然资源学报,2007,22(5):808-816.

[94] 杨建波,王利.退耕还林生态效益评价方法[J].中国土地科学,2003,17(5):54-58.

[95] GUI P,INAMORI R,MATSUMURA M,et al.Evaluation of constructed wetlands by wastewater purification ability and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J].Water Science & Technology,2007,56(3):49-55.

[96] LI Y,INAMORI R,GUI P,et al.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of ammonia-oxidizing bacteria in the typha latifolia constructed wetlands using fluorescent in situ hybridization (FISH)[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2005,17(6):993-997.

[97] 赵淑银,郭克贞,徐冰,等.乌审旗草原生态建设效益评价方法及其指标体系研究[J].中国草地学报,2007,29(1):55-60.

[98] WACKERNAGEL M.Our ecological footprint:Reducing human impact on the earth[M].Philadelphia,PA:New Society Publishers,1996:171-174.

[99] WACKERNAGEL M,SCHULZ N B,DEUMLING D,et al.Tracking the ecological overshoot of the human economy[J].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02,99(14):9266-9271.

[100]杨开忠,杨咏,陈洁.生态足迹分析理论与方法[J].地球科学进展,2000,15(6):630-636.

[101]徐中民,张志强,程国栋.甘肃省1998年生态足迹计算与分析[J].地理学报,2000(5):607-616.

[102]刘宇辉,彭希哲.中国历年生态足迹计算与发展可持续性评估[J].生态学报,2004,24(10):2257-2262.

[103]YANG S G,WANG C L,LO K,et al.Quantifying and mapping spatial variability of Shanghai Household Carbon Footprints[J].Frontiers in Energy(in press),2015,9(1):115-124.

[104]FENG C C,CUI N,LI G,et al.Regional ecological security assessment:A case study of Tongling city[J].Forest Research,2014,4(1):1-7.

[105]许学强,姚华松.百年来中国城市地理学研究回顾及展望[J].经济地理,2009,29(9):1412-1420.

[106]VAISHAR A,ZAPLETA LOVJ.Small towns as centres of rural micro-regions[J].European Countryside, 2009,1(2):70-81.

[107]宁越敏,项鼎,魏兰.小城镇人居环境的研究——以上海市郊区三个小城镇为例[J].城市规划,2002(10):31-35.

[108]吴康,方创琳.新中国60年来小城镇的发展历程与新态势[J].经济地理,2009(10):1605-1611.

[109]WAMG M Y,KEE P,GAP J,et al.Transforming Chinese Cities[M].New York/Oxen:Routledge,2014.

[110]郭相兴,夏显力,张小力.中国不同区域小城镇发展水平综合评价分析.地域研究与开发[J],2014(5):50-54.

[111]徐强.小城镇密集区空间演变研究——以温州为例[J].规划师,2007(8):66-70.

[112]龚松青,厉华笑.经济发达地区小城镇群发展初探——浙江省小城镇群规划示例[J].城市规划,2002(4):32-37.

[113]徐强,戴慎志.小城镇密集地区整合发展探索——以温州市鳌江流域为例[J].城市规划,2006(7):37-41,47.

[114]顾朝林.论中国建制镇发展、地域差异及空间演化——兼与“中国反城市化论”者商榷[J].地理科学,1995(3):208-216,297.

[115]王艳玲.区域整体观与小城镇空间发展规划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06.

[116]耿虹,高永波.胶东小城镇空间结构形态当前发展问题探究[J].小城镇建设,2014(10):53-59,103.

[117]ZHANG W,WANG M.Spatial-temporal characteristics and determinants of land urbanization quality in China:Evidence from 285 prefecture-level cities[J].Sustainable Cities and Society,2018,38:70-79.

[118]ZHAO P.The evolution of the urban planning system in contemporary China:An institutional approach[J].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Planning Review,2015,37(3):269-287.

[119]张新焕,徐建刚,马晓冬.大都市边缘区小城镇整合发展模式研究——以吴江东部临沪地区为例[J].地域研究与开发,2006(4):25-29.

[120]陈鹏,谢天成.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化进程中的土地制度研究[J].规划师,2008(3):5-8.

[121]夏显力,李阳,陈伟.基于居民认知视角的小城镇群网化影响因素分析——以常州市为例[J].地域研究与开发,2013(1):70-74.

[122]罗雅丽,张常新.村镇空间结构理论研究综述[J].经济研究导刊,2009(12):150-151.

[123]章建明,王宁.县(市)域村庄布点规划初探[J].规划师,2005(3):23-25.

[124]陈有川,尹宏玲,孙博.撤村并点中保留村庄选择的新思路及其应用[J].规划师,2009(9):102-105.

[125]何灵聪.城乡统筹视角下的我国镇村体系规划进展与展望[J].规划师,2012(5):5-9.

[126]曾山山.我国中部地区农村聚居地域差异与影响因素研究[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1.

[127]范少言.乡村聚落空间结构的演变机制[J].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4(4):295-298,304.

[128]柳士双.新农村建设的空间战略思考——以村镇空间布局为视角[J].改革与战略,2007(5):89-91.

[129]刘彦随,刘玉,翟荣新.中国农村空心化的地理学研究与整治实践[J].地理学报,2009(10):1193-1202.

[130]郑卫,邢尚青.我国小城镇空间碎化现象探析.城市发展研究,2012,19(3):102-106.

[131]CHEN C,FENG C C.Research on driving forces for rural settlement land changes in China[J].Ecological Economy,2010,6(3):228-238.

[132]赵晖,张雁,陈玲.说清小城镇[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7.

[133]林晓群,朱喜钢,孙洁,等.从“广度研究”走向“深度研究”——中国小城镇空间结构研究的转型与升级[J].人文地理,2017,32(3):86-92.

[134]汤铭潭.小城镇发展与规划[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9-10.

[135]王士兰,陈前虎.浙江省中小城镇空间形态演化的研究[J].浙江大学学报(理学版),2001(6):116-120.

[136]王维莉,程雄,吴琦.基于空间形态的小城镇扩展模型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3):508-511.

[137]孟建民.江南地区小城镇物质形态初探[J].城市规划,1986(5):53-62.

[138]周俊,徐建刚.小城镇信息图谱初探[J].地理科学,2002(3):324-330.

[139]周坚.城镇化对小城镇外部空间形态的影响[J].小城镇建设,2010,247(1):84-87.

[140]梁励韵,刘晖.工业化视角下的小城镇形态演变——以顺德北滘镇为例[J].城市问题,2014,225(4):50-54.

[141]汪坚强,于立.小城镇总规阶段城镇空间形态优化探索——以安徽六安市诸佛庵镇为例[J].城市规划,2010,34(4):87-92.

[142]黄明华,王恬,朱亚男.黄土高原沟壑区小城镇空间形态优化研究[J].规划师,2016,32(3):114-119.

[143]李同升,刘笑明,陈大鹏.区域小城镇的空间类型与发展规划研究——以宝鸡市域为例[J].城市规划,2002(4):38-41.

[144]严金明,蔡运龙.我国城镇化道路的选择与小城镇合理用地的思考[J].中国土地科学,2000(4):28-31.

[145]陈美球,吴次芳.我国小城镇土地利用问题剖析及其对策探讨[J].中国农村经济,2002(4):15-21.

[146]刘铮,陈龙.小城镇发展进程中的土地资源浪费反思[J].社会科学辑刊,2014(4):81-85.

[147]赵鹏军,白羽.不同功能类型的小城镇特征差异性分析[J].小城镇建设,2017(11):37-43.

[148]赵鹏军,张屹雪.小城镇商业业态特征研究[J].小城镇建设,2017(11):65-70.

[149]蒋灵德,张振龙.地域文化优势下的苏南小城镇特色研究——基于甪直镇总体规划实践[J].人民论坛,2011(32):172-173.

[150]王承华,杜娟.小城镇空间特色塑造探讨——以南京谷里新市镇城市设计为例[J].小城镇建设,2015(5):66-71.

[151]张丽君.空间生产视角下的小城镇特色空间重构——以汉源县九襄镇石牌坊街区空间设计为例[J].农村经济,2015(9):100-103.

[152]赵鹏军,孔璐.基于文脉主义的历史小城镇保护规划理念与实践[J].小城镇建设,2016(12):45-50.

[153]熊竞,罗翔,沈洁.从“空间治理”到“区划治理”:理论反思和实践路径[J].城市发展研究,2017(11):89-93,124.

[154]ZHAO P,LI X.Restraining transport inequality in growing cities:Can spatial planning play a role?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ustainable Transportation,2016,10(10):947-959.

[155]LO K,XUE L Y,WANG M.Spatial restructuring through poverty alleviation resettlement in rural China[J].Journal of Rural Studies,2016,47:496-505.

[156]刘卫东.经济地理学与空间治理[J].地理学报,2014(8):1109-1116.

[157]张京祥,陈浩.空间治理:中国城乡规划转型的政治经济学[J].城市规划,2014(11):9-15.

[158]张兵,林永新,刘宛.“城市开发边界”政策与国家的空间治理[J].城市规划学刊,2014(3):20-27.

[159]熊健,范宇,金岚.从“两规合一”到“多规合一”——上海城乡空间治理方式改革与创新[J].城市规划,2017(8):29-37.

[160]唐忠新.中国城市社区建设概论[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0.

[161]陈振明.公共管理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162]董欢.和谐视野中的我国城市社区建设研究[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09.

[163]WIRTH P,ELIS V,MüLLER B,et al.Peripheralisation of small towns in Germany and Japan-Dealing with economic decline and population loss[J].Journal of Rural Studies,2016,47(A):62-75.

[164]李国平,罗心然.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的乡村综合发展模式创新研究——以河北省唐县通天河沿线两乡14村为例[J].人口与发展,2018(1):64-71.

[165]汪大海,魏娜,郇建立.社区管理[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166]王琳.构建社区治理的多元主体结构[J].社会主义研究,2006(4):75-78.

[167]薛澜.制度创新:破解城乡“双二元”难题关键[J].城市管理与科技,2012(4):11-12.

[168]洪银兴,陈雯.城市化模式的新发展——以江苏为例的分析[J].经济研究,2000(12):66-71.

[169]宋林飞.中国农村劳动力的转移与对策[J].社会学研究,1996(2):105-117.

[170]李郇,殷江滨.劳动力回流:小城镇发展的新动力[J].城市规划学刊,2012(2):47-53.

[171]于立,彭建东.中国小城镇发展和管理中的现存问题及对策探讨[J].国际城市规划,2014,29(1):62-67.

[172]冯长春,张一凡,王利伟.小城镇“三规合一”的协调路径研究[J].城市发展研究,2016,23(5):16-23.

[173]白玮,文辉.大城市郊区小城镇土地利用优化研究——以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为例[J].小城镇建设,2013(12):41-45.

[174]田明,常春平.小城镇发展存在的障碍及制度创新的要点[J].城市规划,2003(7):22-26.

[175]朱厚玉.小城镇建设投融资机制比较借鉴[J].财政研究,2012(12):56-58.

[176]邓祥征,钟海玥,白雪梅,等.中国西部城镇化可持续发展路径的探讨[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3(10):24-30.

[177]刘旺洪.社会管理创新:概念界定、总体思路和体系建构[J].江海学刊,2011(5):137-146,239.

[178]罗震东,何鹤鸣.全球城市区域中的小城镇发展特征与趋势研究——以长江三角洲为例[J].城市规划,2013,37(1):9-16.

[179]俞可平.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J].前线,2014(1):5-8,13.

[180]贾凯.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城乡结合部社会治理问题研究[J].理论导刊,2014(3):10-13.

[181]魏来,胡莉.基层社会治理:实践特征、发展困境与化解之策——首届县域治理高层论坛综述[J].社会主义研究,2016(1):168-172.

[182]张国磊,张新文,马丽.农村环境治理的策略变迁:从政府动员到政社互动[J].农村经济,2017(8):70-76.

[183]顾朝林.中国城镇化中的“放权”和“地方化”——兼论县辖镇级市的政府组织架构和公共服务设施配置[J].城市与环境研究,2015(3):14-28.

[184]余敏江.从技术型治理到包容性治理——城镇化进程中社会治理创新的逻辑[J].理论探讨,2015(1):141-145.

[185]张国磊,张新文.制度嵌入、精英下沉与基层社会治理——基于桂南Q市“联镇包村”的个案考察[J].公共管理学报,2017(4):44-53.

                                                                               (责任编辑 魏艳君)